笔趣阁小说网 >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 第405章 大开杀戒,憋死你!(一更)

第405章 大开杀戒,憋死你!(一更)


  如意过来给武勖送鸡汤之后就被扣住了,老夫人等不到她回去,自然就知道事情是当场就被发现了。

  否则如意将鸡汤搁下就该回去复命了。

  这样一来,也就恰是证明武勖没真的吃下去。

  她让周妈妈往这边来打听了一下,得知武勖这边还在吩咐人手做事,就没再理会——

  武勖一直不肯正面面对问题,和她谈一谈,如今出了这件事,只怕还是要调整一下心情和状态才会去找她的,就算拖到天亮也不奇怪。

  所以,后续的事,老夫人就只是等着武勖去找她,并没有再管这边他会是个如何的反应和折腾法。

  也就是因为这样,再加上秦岩奉命去武昙院里拿人的时候,武昙很配合的没吵没闹,老夫人那边就直接不知道。

  周妈妈听了武昙的喊话,便是狠狠一愣——

  这事儿,怎么就扯到二小姐身上了?

  可是,就算她清楚事情是老夫人做的,也不能当众揭破。

  于是,就只转身,匆匆的走了:“是!那……奴婢去让老夫人先应付一下宫里的。”

  这么一走,必然这事儿就要捅到老夫人那去了。

  秦岩朝武勖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意思是要不要把周妈妈按下,以防止她去给老夫人通风报信。

  武勖却是隐晦的摇了摇头,直接就变了脸,目光冷肃的再度落在了武昙的脸上,冷笑道:“不是为父的不给你机会,你既是好坏不分,一力维护这个丫头,我便也保不得你了!”

  他说着,便是忽的抬手一指武昙:“给我将这个忤逆不孝的逆女处置了,我武氏的门风严谨,断容不得这样的祸害在家。”

  拦周妈妈没有用,老夫人等不到周妈妈回去,自己就会马上找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现在武昙既是不肯就范,他也只能下狠手了——

  这最后一招,要么武昙被吓住松口指证萧樾,要么……

  杀了这个丫头,他也不亏!

  若在以前,他是完全没把武昙这么个小丫头看在眼里的,不过就是个养在深闺的小女儿罢了,于大局无碍,也影响不到任何事,可自从他在武青林面前露了相,便就疑心生暗鬼,不仅是感受到了来自武青林的威胁,就连家里这个武昙,也隐隐会让他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看见她就会觉得心里不舒服。

  本是想留着她,拿来挑拨萧樾和小皇帝之间的关系,现在既然武昙撞到了枪口上,他索性也就一不做二不休了!

  横竖做棋子,宫里还有个武青琼,也不是非要靠着武昙不可的。

  秦岩会意,当即目色一寒。

  如意等人就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他已经闪身进了屋子里,伸手就来抓卡武昙的脖子。

  武昙站在原地没动,跪在地上的蓝釉已经瞬间暴起,纵身扑上去挡住了秦岩。

  两人交起手来。

  大家都是暗卫出身,以杀人放火为己任,对上了就是腥风血雨,毫不留情的。

  秦岩拔了双剑出鞘,蓝釉也抽出腰间软剑。

  屋子里噼里啪啦,人影横穿。

  “啊……”如意和刘妈妈几个尖叫着,连滚带爬的往桌子下面和墙根底下躲去。

  武勖是猜到武昙身边的两个丫头是来自晟王府的,但开始也只以为是萧樾找来给她防身的,现如今秦岩跟这个蓝釉交手都居然只能打平,武勖也是蓦然心惊——

  没想到这个萧樾还真是在武昙身上下了血本的。

  如此一来——

  这个小丫头就更不能留了!

  他能容许萧樾将武昙视为棋子,拿来拿捏和拉拢他们定远侯府,因为他也同样将武昙做棋子,想拿来牵制萧樾的,这样就绝不能容忍武昙这颗棋子完全落入萧樾的掌控。

  武勖的眸中瞬时凝满杀机,自己手撑着桌案翻身一跃。

  武昙的视线虽是被蓝釉二人打斗吸引了一瞬,但始终拿眼角的余光在严密的防范他,当时就往荷包里抓出一把迷药冲他迎面一挥,然后一扭头,拔腿就跑。

  武勖对她也是有防备的,自是不会全然中计,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只被她阻得片刻。

  下一刻,就更是眼中凶光暴涨,横了一掌,用了全力朝武昙背心拍去。

  武昙再机灵,对他也是螳臂当车,毫无还手之力的。

  “主子!”蓝釉被秦岩缠住,脱不开身,只惊恐的叫嚷了一嗓子。

  这一分神,就被秦岩挑掉了手中软剑。

  蓝釉的注意力都在武昙身上,已经露了破绽,秦岩紧跟着一掌去拍她心口……

  眼见着主仆两个就都要毙命当场。

  院子外面突然连着数条人影带着风声鬼魅般迅速扑了进来。

  武勖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已经有一个高大的人影插到了他和武昙中间,他劈出去的掌风,被另一只大掌直接硬接了下来。

  两个人的掌力撞在一起,武勖便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压力直接压在了心脉之上。

  他心中一慌,忙运了内力全力抵抗。

  可他终究只是个武人,那点功夫上战场很有优势,要对垒真正的武林高手,就完全的不堪一击了。

  雷鸣一掌将他震退。

  武勖脚下连退了三四步才稳住,同时更是心间一口热血直接上涌过喉头,蓦的喷了出来。

  而另一边,有雷鸣带来的暗卫打出暗器扰乱了秦岩的注意力,也顺势将蓝釉从他杀意凛冽的掌风之下抢了回来。

  秦岩吃了暗亏,不死心,等避开了暗器再要蹂身而上的时候,就听院子外面老夫人力拔山河的一声怒吼:“都给我住手!”

  雷鸣带了二十多个人来,此时已经一股脑儿全都涌进了院子里,不由分说就几个人上前一起将秦岩给围了。

  倒是很给武老夫人的面子,没动手。

  老夫人急吼吼的自院外直冲了进来,几乎是健步如飞的,直接就进了屋子,暂时也没顾得上管武昙,而是直冲到武勖面前,扬手就甩了他一巴掌,同时恼羞成怒的怒骂道:“畜生!”

  当时周妈妈本是要回去喊她的,可宫里来人,自然有人会去镜春斋叫武昙出来接驾,发现那院子被围了,并且二小姐还被叫来了侯爷这,老夫人自然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已经在往这边赶了。

  所以,周妈妈没走两步就迎着了她,主仆一行又转身回来……

  不曾想,刚到门口,就刚好目睹了武昙主仆两个将要丧命在武勖手底下的那一幕。

  武勖本来已经吐了一口血,此时再被老夫人甩一巴掌——

  急怒攻心之下,又牵引了内伤,紧跟着又一口血涌到了喉咙里。

  不过,这一次他有所防备,使劲的忍住,又给咽了下去。

  武昙惊魂甫定,回转身来,确实是有些怕了,骤然看见老夫人,就哽咽着脱口喊了句:“祖母!”

  老夫人听见她的声音,就又想到方才那万分惊险的一幕,只觉得心尖尖上剧烈的一抖,连忙一转身,将她一把抱进了怀里,死死的护住。

  武昙赶紧趁机告状:“父亲说我给他下毒,完全不听我的解释,便要打杀我。祖母,我是冤枉的!”

  “这个逆女弑父杀亲,还不知悔改,抵死不认,我处置她是……”武勖冷声反驳。

  虽然这屋子里武家的人不多,可是当着如意几人的面他一个堂堂武家家主被老夫人当众甩了一巴掌,也已经颜面尽失,此刻盛怒加上受伤,脸上就呈现出一种且青且白的颜色,十分的诡异。

  “你放屁!”这样大义凛然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直接就叫老夫人失去了理智。

  他自己就是个弑兄杀弟的大逆不道的畜生,现在居然还能这样恬不知耻的将这顶帽子往武昙身上扣?

  别说老夫人很清楚事情不是武昙做的,就算真的和武昙有关——

  这个畜生也是没资格指责的。

  老夫人也是气得脸上青紫交加,咬牙瞪着武勖:“这些混账话就不用拿到我跟前来说了,你是怎么想的,或是你想做什么,我心里都清楚的很,我还想着等你回头,没想到你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你不就是容不下这两个孩子么?对一个孩子而已,下这样的杀手已经是寡廉鲜耻了,你竟还有脸编排着往她身上栽罪名?无耻!”

  武勖被她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脸色就更是青白交替,越是难看了起来。

  偏还孟氏揭了他的底,他如今在老夫人跟前全无底气,唯恐彻底激怒了老夫人,老夫人便不计后果的也掀了他的老底,所以只能一忍再忍,咬着牙尽量试图抹平这件事,指着桌上的鸡汤道:“这鸡汤有毒,是她指使身边的婢女下的!”

  “我没有!”武昙马上就脱口否认,从老夫人怀里露了张可怜巴巴的小脸儿出来,人还缩在那,寻求庇护。

  老夫人看着眼前儿子眼中阴鸷的神情,只觉得心里凉飕飕的,有过堂风在不断的吹,萧索无比。

  她咬牙硬撑着,仍是满面戾气的道:“鸡汤是我着人送来的,至于原因……你自己心里有数!有事你不冲着我,却转头去对个孩子下此毒手,我如今说你狼心狗肺都觉得侮辱了狗!”

  这一刻,她真的已经气到极致,悲愤之余甚至觉得所知的所有恶毒的词语用在此人的身上都不足以形容此人的恶劣行径。

  杀了兄长和幼弟,又谋害了长嫂,同时又杀了那么多人灭口……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做下来,已经是耸人听闻了,他居然到了今时今日还不曾有半分的悔过之心,前面几次对青林下手,如今竟是连武昙都不放过了。

  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武勖更是眼睛里猩红一片,咬牙切齿道:“母亲你是执意维护这个丫头么?居然连这种事情也往自己身上揽?”

  “哼!”老夫人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看了眼桌上的东西,紧跟着又是目色一厉,反问道:“你说是昙丫头做的,可有人证物证?”

  武勖辩驳:“今日就只有她的婢女形迹可疑的进过母亲院里的小厨房,您院里的人全都可以作证,除了她,便再没有旁人去过了。”

  老夫人道:“我院里的都是我的人!”

  武勖听得一愣,还没太反应过来。

  老夫人就一伸手:“周妈妈!”

  周妈妈快走两步上前,从袖子里掏出那个小瓷瓶递到她手上。

  老夫人看也不看的就将瓶子往武勖怀里一扔:“毒药!这便是上回你媳妇儿要用在我身上的蛇毒,那事之后,这药收在何处,我可曾给了别人,你随便去我院子里拉了人来问,但凡有一个说看见昙丫头将这东西拿走了的,我就认她的罪,你要打要杀我绝不拦着。”

  居然——

  这毒会是老夫人下的?

  武勖是真的没有想到,意外之余,脸色就更是难看了起来。

  老夫人却不罢休,转而又再命令周妈妈:“去叫许大夫过来,验!看看这瓶子里的药和侯爷汤碗里的是否一致。汤水是我让周妈妈看着在厨房里炖的,送过来之前,她将东西端进房里我亲手下的药。”

  说着,又是目光凌厉的扫向所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如意:“你是怎么跟侯爷说的?”

  如意已经是吓哭了,此时浑身虚软的瘫坐在地上,也没力气再跪好,只连忙澄清:“奴婢说了,东西是从老夫人屋里……老夫人亲口吩咐让奴婢拿过来的,可是……可是奴婢不知道这毒药是怎么回事啊!”

  二小姐要毒害侯爷是无稽之谈,老夫人要毒害侯爷就更是……

  如意又急有怕,整个人都混乱不已。

  老夫人却是什么都不顾了,盯着武勖继续道:“你要查问不是?要耍狠惩治毒害你的真凶不是?我人就在这里!周妈妈,不是说宫里陛下也来了么?去请过来,正好有人给咱们侯爷做主,讨要个公道,有本事就将我拉出去砍了了事!”

  她这是真的发了狠。

  武勖还想害武昙和武青林,她是绝不能容忍的。

  前面说顾着武家,一方面是不想武家世代的名声败落在自己手里,最主要的就是不想让几个无辜的小辈受牵连丢了性命。

  现如今——

  她的忍让,却换来了这个畜生的得寸进尺?

  那便索性就一起死去吧!大家一了百了!

  老夫人会这么说,有很大一部分就只是一时的气话,可话既已出口,周妈妈就不能当没听见,迟疑的看了武勖一眼,便就转身往外走,心里是真弄不明白——

  侯爷虽说平时严厉了些,可也是疼爱二小姐的啊,如今怎么就会为了这点事,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下这样的下手?老夫人又是怎么会跟侯爷也闹到这一步的?

  武勖见状,便再不能不服软了。

  虽然揣着满腔的怒火,也还是心一横,一咬牙就屈膝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沉声道:“母亲,儿子知错了。”

  周妈妈连忙收住脚步。

  老夫人的眼睛有些发涩,连忙仰起头,把眼中的热气都倒回眼眶里,并不主动去看他。

  武勖道:“是儿子一时冲动,误会了昙儿。”

  老夫人冷笑一声,仍是不松口。

  武勖知道她要的是什么,虽是不甘心也觉得颜面尽失,可这时候萧昀的车驾只怕已经到了府外了,他必须让此事马上收场,于是就昧着心意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以前的事,都是儿子糊涂,儿子发誓,自今而后,一定会善待这两个孩子……赎罪!”

  老夫人对他下毒,也总要有个解释和由头的,他这样说的真实意思,老夫人明白,而表面上的意思——

  就让府里的下人以为他以前是偏心继室和继室的儿女而做过什么苛待武昙兄妹的事吧。

  宁肯给他们个理由,解了困惑,也要免了他们胡乱的揣测!

  而老夫人如今即使再恨他,也无力扭转任何的大局,至多也不过就是求武昙和武青林的一个平安罢了。

  只要能安抚住老夫人,这场风波就能暂时平下去。

  最起码——

  今晚不能闹到萧昀面前去了。

  老夫人正在气头上,哪怕是不掀他别的老底,只把她下毒谋害亲儿子的事露到御前去,这件丑事就足以让萧昀起疑和深究的。

  原以为是给自己搬来的救兵,如今却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对于武勖和南梁人之间的勾当,老夫人确实就是想要阻止也完全无能为力,现如今,她虽是对这样的保证也不满意,可——

  眼下她能求的也就这么多了。

  老夫人咬着牙,没做声。

  武勖知道她就是默许了,正待要松一口气爬起来,却是藏在老夫人怀里半天的武昙突然跳出来,惊呼一声:“祖母和父亲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赎罪?赎什么罪?”

  说着,就煞有介事的拧眉想了想,然后就又是一声惊呼:“难道……我大哥前阵子在南境遇险,说是大姐夫做的,原来是父亲你……”

  话到这里,就神色惶恐的打住了。

  如意等人听得就简直想要晕死过去。

  武勖狠狠的横过来一眼,即使再想当场掐死了她,这时候也只能哄着老夫人,隐忍不发,只沉着嗓子呵斥了一句:“你住嘴!”

  言罢,才扶着膝盖终于站起来。

  然后目光冷厉的环视一眼屋子里的几个奴仆,警告道:“都闭紧你们的嘴巴,今日这屋子里的事,但凡谁敢外传一个字,就别想活了!”

  “是!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如意几个如蒙大赦,连忙磕头。

  武勖这才又重新收回视线看向了武昙,咬牙道:“现在没事了,这些个外人也可以走了吧?”

  晟王府来的人,他可没那么自不量力的自己出言赶人。

  武昙迎着他的视线,此刻仿佛是已经撕破了脸,倒是不见半分惧色了,头也没回的凉凉道:“青瓷没过来,应该是被父亲安排的高手堵在我那院子里了,雷鸣,你既来了,就别白跑一趟了,现在带人去我那院子看看,看我那边有父亲的几个心腹在,全给我杀了!”

  “是!”雷鸣当即应诺一声,一挥手就带着人去了。

  武勖目赤欲裂,瞪着她见鬼一样,伸手就又想来掐她的脖子,同时咬牙切齿的低吼:“你狂妄!”

  武昙索性脖子往他面前一挺,无所谓的冷然一挑眉:“不是女儿狂妄,只是一报还一报,父亲今日想杀我,之前居然还想杀我大哥……就算祖母出面做调解,咱们父女之间若是想要冰释前嫌,那至少也要让我出了这口气,以后才好说话。否则……咱们就一起闹到御前去算了!”

  方才打起来,武勖这院里就秦岩一个暗卫,事实上这一趟他回来是带了七八个高手的。

  如此,就应该是把人都扎在她的院子里了,以防止院子里的人去通风报信。

  而雷鸣之所以还能及时赶来——

  应该是萧樾有在侯府里另外埋了眼线在。

  她现如今还称武勖一声父亲,只因为不想打草惊蛇,坏了南境的大事,可既然是翻脸了,就总要断他的爪牙,让他知道疼的!


  https://www.biqiugexsw.com/102_102006/673909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