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严先生是个钢铁直男 > 142:莘莘:叶允琛,你犯贱啊?

142:莘莘:叶允琛,你犯贱啊?


  闵秀河一懵:“这是什么意思?小绝心里有人?这是什么假设?”

  叶允琛说:“不是假设。”

  闵秀河愣着,好一会儿,才瞪眼:“小三儿,你是说小绝心里有人了?”

  “嗯。”

  闵秀河两眼发光,兴致勃勃:“是谁啊?哪家小姑娘这么厉害?竟然能俘获那冰坨子的心?天,可真有本事!踏她叫什么?我认识么?”

  叶允琛无语,他妈的心真的挺大的。

  叶允琛无语过后,严肃道:“她是谁我也不知道,是老严自己跟我说心里有人的,并且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没说是什么人,他心里的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意思,他言明这件事,就是不希望叶家再有别的心思,妈你明白么?”

  闵秀河半信半疑:“他连你都不说,那会不会是假的?”

  “是真的,只是他不想公开,所以不让我告诉任何人,更不告诉我是谁,我现在告诉您可是偷偷地,想让您死心,顺便劝父亲彻底打消念头,好好管管斓斓,但是,您知道就好,别告诉别人啊,不然我和他兄弟没得做了,他这次可是认真的。”

  他告诉闵秀河,确实是只想让闵秀河死心,别再惦记让严绝做女婿的事情,只要闵秀河死心了,就会劝父亲死心,父母没了这个念头,叶菁斓那里,就不足为虑了。

  哎,他太难了。

  闵秀河斜视自家儿子:“你和他经常腻歪在一起,就没发现他和哪个姑娘走得近?一点端倪都没有?”

  叶允琛一脸黑线:“妈,能不能注意用词?什么叫腻歪在一起?搞得好像我跟他搞基似的,我们那是工作往来,偶尔聚会一下,不过最近他总是不见人影,都跑去陪女朋友了,我也觉得不对劲,今天才知道他有女人了。”

  闵秀河抡起旁边的小枕头丢他:“要你有什么用!?还十几年兄弟你,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

  叶允琛默默地被砸,不敢吱声。

  无言辩驳啊,毕竟确实是,兄弟脱单这么大的事儿,他愣是今天才知道。

  闵秀河吐槽:“不过怎么就搞这么神秘?弄得见不得人似的,金屋藏娇啊。”

  叶允琛:“……”

  闵秀河托腮:“真是可惜,我好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竟然可以让小绝心动,一定特别漂亮,哎,你说是小绝主动追人家的么?他会追……”

  叶允琛忍不住了:“妈,你能先顾一下这事儿的重点么?”

  闵秀河呆了一下:“什么重点?”

  叶允琛呵呵:“你的小女儿还在作妖,你不管了?在这里感慨你干儿子怎么追妻?”

  闵秀河没好气道:“用你讲啊?既然这样那我肯定会和你爸好好管她,放心,不会让她起幺蛾子。”

  叶允琛对他妈无力吐槽,索性不理了,站起来要走,可还是不放心的停下叮嘱:“哦,那你继续感慨吧,不过我再说一次,老严有女人的事情,您可别嚷嚷出去,你老公也好,女儿也好,都别说,老严可是再三警告不许告诉任何人,我偷偷告诉您,是因为相信您守口如瓶的人品,您得好好保密啊,尤其是你女儿,不然她会发疯的。”

  闵秀河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你妈我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吗?”

  “呵~”叶允琛意味深长的呵笑一声,瞟了一眼自家老母,直接扬长而去。

  闵秀河气到了:“嘿你个臭小子,几个意思啊你?”

  叶允琛一边远去一边摆手,消失在露台和二楼连接的门口。

  闵秀河也没真的生气,抱着小枕头托腮想事情。

  叶允琛回了自己房间,进浴室洗澡,洗完澡后披着浴袍走出来,头发还在滴水,出来后,拿起刚刚充了点电的手机。

  他先是打开了严绝的微信,下午严绝离开前他好说歹说一通后,那油盐不进的塑料兄弟才勉强加了他,之后手机就没电了……

  没和他聊天,而是点开了资料。

  头像是严绝的照片,还是坐在驾驶座上由别人拍的,不难想,一定是那个女孩,哎,真的是……

  他心下感慨,这才看着微信号。

  ——RUANNING

  什么意思?

  怎么想,似乎都和严绝本身没什么关系,那么,应该是那女孩有关的。

  是名字么?

  他实在想不通,就不想了,又点开了朋友圈。

  啧,竟然还发了朋友圈动态。

  就一条,一张堆着文件的照片,一股子,忙。

  叶允琛:“……”

  这字的数量是他的性格,看发朋友圈,似乎和他作风不相符,十有八九发给人家小姑娘看的。

  可惜,微信朋友圈看不到非好友的点赞和留言。

  愁人。

  他不多想了,退出严绝的微信,想了想,打开了孟艺莘的。

  想给她发个信息,可是不知道发什么好,想起她对他冷冰冰的态度和平时聊天爱答不理的,他就有点方。

  特别是前两天她还跑来捉奸,他们吵了一架……

  索性还是不发了,先看看她的动态。

  孟艺莘挺喜欢发朋友圈,发的内容不是画的画,就是修剪的花草,插花品茶什么的依一些生活记录,哦,还有的就是她的小侄女,沈亦川的女儿。

  今天发了一条,就是她侄女坐在羊毛绒毯上的照片,抓着玩具娃娃,奶萌奶萌的。

  配文:咪咪越来越可爱了,母上大人说是像我~

  咪咪是图上小奶娃的小名。

  他不由得笑了笑,评论了一句:和你一样可爱?

  然后,过去好几分钟,她都不理,要说别人,或许还能说是没空看手机,可她……他完全相信,她是不想理。

  她是很不喜欢和他聊天的,当初加微信,还是应双方家长的意思加了培养感情,可屁用也没有。

  心头有些烦躁,他退回去聊天界面,给她发了一句:【为什么不理我?】

  过了一下子,依旧不理。

  他忍不住又发:【说话!】

  果然没几秒:,回复了。

  【XX:……】

  特么……

  【不会打字?】

  【XX:呵呵。】

  擦,这女的……

  叶允琛无名火起:【你就对我这么无话可说?】

  【XX:自己不是知道?还问来自取其辱,叶允琛,你犯贱啊?】

  叶允琛很想砸手机,权当这手机就是那个没良心的死丫头。

  要不是……

  他咬牙,回复:【我就是犯贱的才看上你。】

  【XX:那你可以不要继续贱下去了。】

  他笑呵呵:【那不行,我就想继续犯贱,一辈子犯贱,你能怎么着?】

  【XX:……】

  【XX:你有病。】

  【嗯,等以后结婚了,我们一起有病。】

  【XX:滚!】

  这就生气了?

  他已经被她弄得没脾气了。

  【好好说话不行?人前装的大大方方,人后整天跟我爆粗口,你说岳母要是知道你这样没教养,会不会气死?】

  【XX:叶允琛,要点脸行么?谁是你岳母?你少乱叫。】

  【XX:还有,教养这种东西,也是要分人的,对你这种人渣要什么教养?看得起你?】

  【XX:你真是够恶心的!】

  叶允琛:“……”

  他已经没脾气了。

  不能发脾气。

  【XX:那天我没抓到把柄是你走运,除非你永远不犯错,不然我一定会抓到,你想让我嫁给你,做梦!】

  他嘚瑟的回了一句:【那你这辈子是抓不到了~】

  他自从和她订婚,特么再没有碰过女人,连出去应酬,身边连个倒酒的都不叫,她想从这方面抓到错处,这辈子别想了。

  【XX:谁知道呢,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你能忍多久,来日方长。】

  叶允琛又气到了:【特么你就不能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我都已经改了,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XX:一个浪荡公子的真心一文不值。】

  【XX:什么浪子回头?搞笑了,你睡了这么多年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脏成这样一句改了就可以了?你不知道么?女支女从良找老实人接盘都是很无耻的事情,你当我是冤大头啊?】

  叶允琛:“……”

  这话好犀利。

  也让他无言以对。

  虽然这数字有些夸张了,可是不可否认,他这些年,也不太像话,醉生梦死的,折腾自己来报复一个不值得的人。

  她对他最不满的,就是他这些年的花心和滥情,可这些都是过去,他已经改变不了了。

  他低头凝神良久,回复:【不管你怎么想,我们终是会结婚的。】

  【XX:你做梦吧。】

  叶允琛不知道该继续和她说什么,没有再回复,手机一丢,往床上仰躺着,怔怔看着吊灯发呆。

  而孟艺莘,也没再理他。

  ……

  孟艺莘手机往一丢,本来因为刚刚逗小侄女生出的好心情,顿时全都没有。

  这个渣男!

  这时,沈大少奶奶黎雪尔拿着刚调好的牛奶进来,给正坐在羊毛绒地毯上玩玩具的没咪咪抓着喝,这才看向没有,见她阴着脸,挑眉:“小莘怎么了?气成这样,又和叶三聊天了?”

  这语气,显然是习以为常了。

  黎雪尔出身也是一方豪门,和沈亦川是多年同学,两情相悦在一起的,算是家族联姻,可前提是有感情,黎雪尔性格很温柔,孟艺莘挺喜欢她的。

  她脸色缓和了些,可还是忍不住吐槽:“大嫂,你说怎么就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黎雪尔笑笑,走过来坐在孟艺莘前面坐下:“他又说什么了?把你气成这样。”

  孟艺莘向来不会随便发脾气,是典型的名门千金做派,性格淡,却挺教养。

  也就对叶允琛比较尖锐,可最多是不理,发脾气也不多。

  孟艺莘气不打一处来:“他管妈妈叫岳母,还说我跟他肯定会结婚。”

  黎雪尔眨了眨眼:“额……这不是应该的?”

  订婚了,肯定是会结婚的,叫岳母,也没错啊……

  孟艺莘苦着脸:“哎呀,反正我不嫁给他。”

  黎雪尔叹息:“你这话说了一年了,可是婚都定了,这哪里是你说不嫁就能不嫁的?”

  她去国外留学回来的,也是十分鄙弃家族联姻,崇尚自由恋爱,可也不得不接受家族联姻的传统,不过还好,她比较幸运,她爱的人,正是可以和她相守的,他们门当户对。

  而孟艺莘,就没那么好运了,不管家里怎么宠她,家族利益为上,又是叶家提出的联姻,沈家没有拒绝的必要和理由。

  所有的交情与合作,都比不上联姻更亲密稳固。

  “大嫂,如果当年大哥不是沈家的长子,而你只能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你会愿意么?”

  黎雪尔摇头:“这个我没想过。”

  她和沈亦川读书就在一起了,一直都彼此知道各自的身份家境,只想着长长久久,其他的不用去想,因为他们之间只要爱着,就没有任何障碍。

  孟艺莘泄了气:“好吧,我又废话了。”

  黎雪尔语重心长的说:“其实叶三不错,虽然以前花心太过,有些不能忍,可嫁人看的是人品,这方面他还是不错的,大哥也说了,叶三可以相信,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既然改变不了,你也还是别钻牛角尖了。”

  孟艺莘哼了一声,不为所动:“算了吧,我可不想和妈妈一样。”

  她从小就因为父母的婚姻危机在外公家长大,所以对婚姻不忠的感触比较深,她妈妈能忍,可她不能,她要嫁人,一定要嫁给一个从头到尾都只能有她的男人,而不是叶允琛那样的。

  一个男人,婚前所有的放/荡,都是对未来伴侣的不负责任,不自律没原则,婚后出轨的概率也很高,就像她爸爸,婚前滥情,婚后也一样。

  黎雪尔无奈:“爸妈的婚姻,确实是给你们兄妹三个造成不小的心理阴影,你大哥对婚姻忠诚,除了爱我,也算是从他们身上吸取的教训,至你和你二哥……”

  黎雪尔不知道怎么说了。

  孟艺莘对婚姻和男人草木皆兵,都快成心理障碍了,看她到底还算可以,起码只是觉得男人花心罪孽深重。

  而老二沈亦祁……

  那个就一言难尽了,那个不只是对婚姻的不信任,屙屎直接造成性取向的偏离扭曲!

  这些,都归功于父母的婚姻问题。


  https://www.biqiugexsw.com/102_102113/640811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