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悍妃乱天下 > 第四十四章 册封大礼 一

第四十四章 册封大礼 一


  叶昔坐在桌子旁,笑盈盈地说,“你们都起来吧!以后见到我,不必行礼,也不用客套,我最不喜欢那些虚礼。
不过,你们名字得换一个,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换回真名吧!对了,你们真名叫什么?”叶昔只听过他们的绰号,还没有听过真名,所以她很好奇,他们叫什么?
他们几人起来,坐到了椅子上,霸天先回答,“属下叫周岩,姓周的周,岩石的岩。”
老二焚天接着抱拳回禀,“属下叫封耘,封不是吹风的风,而是封官的封,耘不是天上的那个云,而是耕耘的耘,小时候娘希望我长大了,做一个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的人。”他表情带着自豪和怀念,似乎回忆起了他和母亲的点点滴滴。
叶昔望着祭天,笑容满面地问,“你呢?”
祭天平和地说,“属下叫金承业,父亲当初希望我继承家业,可是我非要一个人出门闯荡,就一走了之,现在想想,真是对不起他们!”
叶昔拍着他的肩膀,满脸安慰,亲和地劝慰,“没关系,浪子回头金不换吗?你现在就可以回去啊!给他们尽孝。”
祭天听到这话,心中扬起丝丝期盼,可是才几秒钟,他又低下了头,“这么多年了,我还可以回去吗?”他愧疚地自问。
叶昔笑了笑,“当然可以,世间就没有不爱子女的父母,就算有,相信他们也是逼不得已,所以,有时间就回去吧,看看他们,给他们道个歉,他们肯定会原谅你的。”
祭天又升起希望,“对,回去看他们,可是小姐,我可以离开凌虚阁吗?”他脸上难得多了丝丝缕缕的想念之情。
叶昔听到这话,噗呲一笑,“当然可以,我是让你们做我手下,又不是关押犯人,你随时可以离开,只要别忘了,你还是凌虚阁的人就好!”
她的笑容感染着在场每一个人,让他们都不由地满怀笑意。祭天的傻话让他露了个脸红,他傻愣愣地摸了摸额头。
叶昔望着净天柔和白皙的脸庞示意他,“还有你呢?”
净天有点不情愿说自己的名字,因为他的名字像个女孩子的名字。
“属下的名字叫。”他顿住,望着大家说,“先申明,说了你们不许笑。”
其他几人也很好奇,他们再一起这么多年,好像还真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毕竟大家在一起,都老大,老二这样喊。
“属下的名字叫欧阳若雪。”他拔高了声量,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除了叶昔没有笑,其他几人听到后,果然哈哈大笑,哈哈哈!净天剜了他们一眼。
叶昔淡然平和的笑容,“我觉得很好啊!倒挺符合你的长相和气质的。”
净天想起自己当初问过他们,为什么要取一个女孩的名字,他们的回答和面前女子的话如出一辙。
“因为你生下来,长得如雪一般白净,气质也跟白雪一般干净,所以父亲和母亲希望你永远像雪一样,干净透亮,不染纤尘!”
他们倒觉得没有什么,可是自己却被人从小笑话到大,最后,自己一气之下,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
他想到这里,感觉自己心中升起一股浓烈的思念,毕竟自己已经八年时间没有回去过了。
叶昔看他也一副思念的面容,笑着说,“若是想他们就回去吧!”
叶昔望着大家,开怀的笑意,“大家既然相互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那我也不隐瞒大家,我的本名不叫叶昔,而叫苏妙婧。”
玄竹忧心的说,“小姐,你怎么能现在就说呢?”他表示担忧。
叶昔望着他,“既然我说了,他们是我凌虚阁的人,那么我就绝不会隐瞒他们,我相信他们。”
四人震惊无比,苏妙婧,那不是传的沸沸扬扬的成国越王王妃吗?听说她全家因为谋逆,被成国皇帝斩的斩,流放的流放。
叶昔看他们一副惊异到极点,语气尽量平淡,“你们肯定听到消息,说苏家谋反,全家被斩或流放,可是那不是真的。
事实是我是当年前东兴国的公主,父亲当年救了我,此事东窗事发,加上成国那个狗皇帝怕我父亲功高盖主,就以谋逆罪,将我全家下狱问斩。
我最后被亲哥哥,也就是戎疆国丞相救了,来到了戎疆国。”她的眼中隐忍着强烈的恨意。
祭天看着面前的女子,几句话就概括了她心中的仇恨,可是他明白,那过程定是心酸痛苦。一个女子一生经历了两次家破人亡,那是怎样的痛楚,没有经历过的人,无从了解,想必痛入骨髓,恨入心扉。
叶昔换了一个表情,温婉一笑,“好了,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为了欢迎你们成为凌虚阁一员,我特意命人做了一桌好菜好酒,今日我们不醉不休!”
叶昔拍了两下掌,进来了几个人,他们端着好酒好菜进来,放到了桌子上。
叶昔拉着玄竹也坐到了旁边,他们一起大喊,“对,不醉不休!”
几个时辰后,只见他们有得醉倒在床上,有得醉倒再地下,有得醉坐在椅子上,有得醉坐在桌子旁,倒在了桌子上。
叶昔望着他们,摇了摇头,她发觉自己想要喝醉,可是却越喝越清醒,看着他们都喝趴下了,自己却醒着,无奈的笑了笑。
叶昔怕他们冻着,将床底下的焚天拖到了床上,还有坐在桌子边的祭天,给扶到了床上,让他们和床上的净天横躺着,拿了两床被子,给他们盖上。
其余两个人,玄竹和霸天,叶昔将他们拖到了小床榻上,同样拿了两床被子,给他们盖着。累得她筋疲力竭,坐在椅子上歇了歇。
她估计现在已经到半夜了,得回去了,不然大哥得担心了。
叶昔轻轻打开房门,准备离开,后面的玄竹声音响起,“小姐!”
叶昔从门外看到他,惊疑地问,“你,你不是喝醉了吗?”
玄竹坚决温柔地声音,“有小姐在,玄竹怎会喝醉!”
叶昔一脸明亮的笑容,“既如此,随我回去吧!”于是玄竹下了床,和叶昔离开了凌虚阁。
叶昔回到玉陵行宫后,他的哥哥还在等她,见她平安回来了,才放下了心。
叶羿叮咛,“小妹,下次记得早点回来,不许弄这么晚了。你若是在不回来,我都准备派人去找你了。”他忧急地叮嘱。
叶昔挽着他的胳膊,撒娇地说,“好,小妹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回来这么晚了。”
叶羿勾了勾她的鼻翼,“好了,太晚了,睡觉去吧!明日还有事要忙呢?”
叶昔不明白,“什么事?”
叶羿说,“明日皇上准备开宴会,宴请此次剿匪有功之人!听说趁机还要宣召封你为公主。”
叶昔点了一下头,然后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叶昔盛装出席。
今日她穿了一件樱红色的曳地金丝软烟罗长裙,外套一件烟霞色拖地流彩暗花云锦宫装,头上梳着盘桓髻,发髻两侧插着累丝银凤簪,发髻上面插着金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长裙上面绣着金丝银线的凤凰图案。整个人看起来高贵冷艳,艳绝天下。
这都是太后今早派人来送给自己的,规格按照公主的规格所制的。说她自从被封为公主,还没有册封大典,所以趁着今日,宴请有功将士之际,同时办了自己的册封仪式。
叶昔挽着自己哥哥的手,进入大殿,无一不感叹面前女子的美艳绝伦。
坐在冯清峰身边的冯清霜,见到面前天姿国色的女子,她恨的牙痒痒。
叶昔从容自如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到了太后的身边。
自从叶昔进来,小皇帝的眼睛就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过,他一脸痴迷爱恋的目光盯着对方。
叶羿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家的妹子长得倾国倾城,因为她的美貌遗传了他们的母妃,当年的母妃可是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所以她妹妹的样貌又如何会差呢?
太后见自家儿子一脸迷恋的目光,顺着他的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女子,她都不得不承认,这叶昔的美貌和当年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的东兴国贵妃有得一比,若是细看之下,感觉他们很相像。
太后望着自己的儿子,“憬儿,宣旨!”
太后的声音终于叫醒了小皇帝的痴恋,小皇帝为了掩饰尴尬,故意咳了几下。
示意自己的贴身太监开始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明王剿匪头功,特赐良田万顷,金银财宝万两,其余有功之人,连晋两级,各赐良田百顷,金银财宝百两!钦此!”
明王为首的众人齐齐站起来,朝上面的人磕头谢恩,“臣等多谢陛下赏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钟离憬威仪庄重的姿态,“众卿平身!”
接着,闫公公又上前宣布,“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女,名叶昔,乃当朝丞相之妹,清雅端正,淑仪贤德,特遵太后懿旨,封为当今陵平长公主,择日嫁入西荻为后!钦此!”
下面的一群人除了钟离琮,都朝叶昔跪下,磕头行礼,“臣等拜见长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钟离琮只是站起来,抱拳朝她行礼即可。
叶昔看着自己的哥哥都得朝自己行礼,她脑壳就疼,她温婉亲和的口气,“都起来吧!不必多礼!”
众人感谢道,“多谢公主!”叶昔勾唇淡笑嫣然。
叶昔听说,等自己回了郅宛城,到时就不能住进丞相府了,得住到长公主府。公主府好像现在就已经让人修好了,只等自己回去后住了。她想到这些,她头就大了,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府邸,不无聊死。
接着,宴会开始,众人看着舞蹈,边喝酒,边和旁边的人聊天。
叶昔面前不停地有人朝她敬酒,或真心,或假意,她都得一一笑着迎接,她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笑得僵硬了。
还有一些人给自己的大哥敬酒,恭喜他有了一个公主妹妹,叶羿同样一一回敬,表情从容不迫,淡漠疏离。
叶昔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小声的对旁边的太后轻语,“太后,我有点醉了,想要出去走走!”太后点头。
叶昔缓缓退场,离开了大殿,当她一出来,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口里嘀咕,哎呀!天哪!再在里面待着,我非笑成个傻子不可。
后面跟着的燕离寐听到他说的话,无语的笑了笑,估计也只有小姐遇到这天大的恩赐,才会说自己得变成个傻子的话,别人估计得欢喜疯了。
燕离寐把手中那件红色的翠纹织锦羽缎斗篷披在了她的身上问,“小姐,去哪儿?”
叶昔说,“去御花园走走吧!”
67


  https://www.biqiugexsw.com/102_102924/49177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