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三国修仙志 > 第五十四章 奇异刺客

第五十四章 奇异刺客


  这俏妇的一句话反而把陆谦问得一愣,想想却也的确如此,终归自己才是那个“外来之人”。

  那俏妇眨了眨硕大的眸子抬了抬勃颈上的黑杖,低低声音道:“喂,你若不想现在杀了我,便别出声和我一起躲在这。”

  陆谦冷眼了看她,忽听远处嘈杂声起,一溜灯笼鱼贯而出,似在搜索什么人,由不得他不伏低身形卧在俏妇之侧。

  “你也是文公遣来偷那东西的?”那俏妇却似毫不在意的问道。

  陆谦知晓她所说文公便是指文聘,虽不明其所指之物却也附和的点了点头,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远处寻来之人。

  那俏妇却一揽陆谦胳膊,似笑非笑道:“你难道不问问我是谁吗?”

  “过了这关再说,在下实不想被他们擒了去。”陆谦闻听此女声音悦耳,可现下哪是出声的时候?忙叮嘱道。

  那美妇闻言竟散出阵阵娇笑:“擒去了又能怎样?还能活吃了你不成?”

  陆谦一想到自己要在软阁之内独处周耿所说的尽夫女人便是头疼,又哪会搭理她的调笑,眉头一皱旋即翻身一手便把此女按在地上,另一只手摆在嘴前做出禁声的手势。

  “摸,再往下摸一点,再往下点就摸着了。”谁知此次美妇眼中却一丝惊恐都未再现,反似调笑般鹦声呢喃着。

  陆谦一怔,片刻才想明白她所说到底何意,脸色一沉之下杖尾发力整击在美妇脖颈之处,顿时将其击晕当场。

  陆谦虽怜香,但他却明白自己的柔情可并非对谁都能使得,尤其是在眼下如此千钧一发之际。

  轻风吹过松林,莎莎声之间偶有松塔掉落于地。

  “你们找着了吗?”

  “没有,你们呢?”

  不多时,两处火亮灯笼汇聚一处,只是片语间便又再次分开,向着另一侧鱼贯而寻。

  最令陆谦头疼之事近在眼前,只见其中一队竟笔直的朝着自己一侧搜索而来。

  情势之下哪容得迟疑,心念遁甲天书的他本已跃出很远,可转念间却思忖此女亦是文聘所遣,无论其来此意欲何为终也不能落在蔡家手上,再者此女已见过自己真容,倘若被擒对自己终是不利。

  心念一动便再次返身而回,搂住那盈盈一握的腰身便再次跃出,只几息之间便已行至围墙之侧,亏得此间围墙并非文宅般墙高壁厚,转瞬即携着那女子纵出其外。

  对路途行如呆痴般的陆谦几经辗转才回至自宅,天色却已三更有余,诺诺仍守于烛前静候自己的男人归来。

  可她却没料到,自己的男人并非孤身而回,且还带了个生死未知、美鬓凌乱的俏丽美妇。

  诺诺却不敢问,只是赶忙湿了手帕拭去陆谦脸上轻汗,可她的眼神却早已出卖了这年方二八的姑娘内心。

  女子终有一嫉,嫉者皆因痴情。

  陆谦又哪里看不出诺诺心中所想,手指轻点了点她的鼻尖温言道:“她哪有你三分容貌?只是其中缘故不便多说,天一亮我自会送她离去。”

  诺诺闻言顿时展颜一笑,两处深深的酒窝更增她几分俏色。

  是夜,床榻之上仍是两人依偎,只是榻下多了位早已醒转却一动不动的俏丽美妇人。

  清晨的阳光透过卧窗洒在陆谦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

  美人在侧的陆谦尚是首次不愿离开这暖春般的香榻。

  只是席席巾帕清洗之声不时传来,这才扰得他不得已而坐直身形。

  此等惺忪却只是片刻,他却忽的意识到了什么,手掌轻拍卧榻间身形竟已腾落于地。

  诺诺仍在熟睡,婢女不可入房,那这洗帕之人又是何人?

  “你醒了?”一阵鹦声透入陆谦耳房,却是昨夜那个美妇。

  陆谦暗骂自己大意,竟全然不知此女何时醒转,倘若此人心存歹意而痛下杀手,自己怕是如今早已身处九幽而不自知。

  心念转动间太平清领心法却已不自觉的护住周身,却见那美妇噗嗤一笑,挥了挥手中的巾帕道:“这帕子又不是法器,伤不得你半分毛发的。”笑颜间更多了几分丰韵姿色。

  借着晨光,只见此女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言语间熟睡的诺诺竟似醒转,陆谦不自觉的将身体护在榻前,双目紧盯着那美妇的一举一动,冷冷道:“昨夜救你只是权宜之举,你现在可以走了,但希望姑娘三缄其口,不可言说你我相遇之事,否则......”

  那女子侧着俏脸倾听陆谦所云,似是调皮的道:“你要怎样?”

  陆谦刚欲口吐威胁之语,却听屋外一阵马嘶之声,旋即急匆匆脚步声响,只是片刻却听周耿之声门外传来:“子晋、子晋快些开门,大事不好了。”

  陆谦皱着眉头看着女子,更担心此女会对榻上的诺诺不利,“嘭”的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提起玄木杖这才推开了屋门。

  却见屋外周耿满头是汗的正在搓着手掌来回踱步,显是出了什么要紧的事。

  “周兄怎的如此急切?”陆谦对这周耿几次三番门外大呼心有芥蒂,却也不便明说。

  “子晋不知,昨夜......”

  周耿本是急切的目光似是忽然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怔怔的望向陆谦身后。

  陆谦心道难不成昨夜路救文聘所遣刺客而令自己行迹败露了?赶忙问道:“昨夜怎么了?”

  周耿却似对陆谦之语充耳未闻,瞠目结舌的愣在当场。

  谁知却在此时,身后那女子却冷冷道:“我家公子问你话呢,你倒是说啊!”

  陆谦转头对那女皱了皱眉,脸上本写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却瞬间装出一副害怕模样,轻挪脚步向陆谦身后躲去,只留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住看向周耿。

  “没...没事了,嘿,啥事都没了。”

  周耿眼神飘忽良久,却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结结巴巴说道。

  “既然无事还不快走?留在这碍眼。”那女子探出俏脸娇喝道,旋即又向陆谦吐了吐舌头再躲身后。

  “尊...哦,好,好,这就走,这就走......”周耿神色极其古怪的便往院外挪去,恭敬得似是遇到了自己亲娘,挪至温泉处脚跟微绊竟险险跌入水中。

  “周兄且慢,烦劳周兄将此女带去见文聘家主。”陆谦心道这样也好,倒是省得了自己的一番脚力。

  却不料周耿闻言竟似见鬼相仿,嘴里喊着“我什么也没听见”,一溜烟的跑出院外,竟连自己的马匹也遗在了院中。

  


  https://www.biqiugexsw.com/104_104441/4708104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