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三国修仙志 > 第四十七章 襄阳重聚

第四十七章 襄阳重聚


  陆谦眼见着数十官兵瞬间将自己围得水泄不通,各式兵刃更是齐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不免也是一惊。

  “又一个陆子晋,天天都有陆子晋,文爷府宅里堆着的尸首没有上百也有八十了,今儿冒出来个活的!头些天老子还因为这事挨了耳光!”其中一个兵卒愤愤道。

  那城门官吏却知他修者身份,态度和蔼道:“这位朋友,在下学识浅薄识不得您的身份,但陆英雄早已在数月前与锦帆贼人激斗中失踪,更有人看见他舍己断后而被乱马活活踩死,文聘将军为此事遍贴榜文,以求陆英雄尸首回城。”

  陆谦闻言为之一怔,他哪里想得到自己这个如假包换的活子晋反而不如具尸首。

  说话间,五六个身材魁梧的士卒便抢前一步,意图制住眼前的黑衣黑笠之人。

  那城门官吏却喝止众人,随即尴尬道:“兄台许是与那陆英雄重了名,依在下看兄台不如换个城门去试试,也免得在下一界浅薄小辈为难。”那炼气期的城门官十分客气,显然不想因为凡尘俗世而惹下冤家。

  “不必,你且将此物交于陆子晋家中芸娘或是婉婉,着她俩通禀周耿即可真相大白。”

  陆谦说着,在黑幔之中解下当年芸娘所系红巾递予那门官,对方见有此人对陆英雄家眷如此了解,更有证物在手,虽不知此中真假却也再不敢怠慢,态度大改下立即遣人飞报周耿府中。

  一众守城军卒此前所见皆是冒充的尸首,今次却见个活人还拿出信物,十中已有八九信了这便是陆子晋本尊,要知道此等战乱年间,士卒最敬者莫如“杀敌在前、逃命殿后”的统领人物,谁又不想跟着如此重情重义之人混出个模样。

  有这样的人在,即便是不幸果真战死沙场,亦绝不会忧心身后之事。

  霎时间,城门吊桥处便如同一滴清水落入滚油之中,瞬间炸开了锅,就连那些城头守军闻声,亦有不少赶至此处一观究竟。

  便在此时,却见城中一队精干护卫骑乘战马拥了出来,为首之人却不是周耿,而是曾在当夜与自己出生入死孟堂!

  陆谦只略略掀动黑幔,孟堂却惊喜之下一声惊呼的搂住陆谦,仿佛生怕他跑了一般。

  寒暄之余,孟堂亲手牵过一匹骏马让予陆谦骑乘,自己则与他并骑道:“自那日陆爷率先冲锋为弟兄们趟出一条血路、而后又不顾生死的为我们殿后,我们这些弟兄的命便都是陆爷你的,可谁知有人说看见你被锦帆贼人马踏而死,你是不知,我们兄弟没有不落泪的,便是至今,我家里头还在为陆爷焚着香。”

  陆谦见他说得真挚,却也不多言,只淡淡问道:“我的家眷可还好?”

  孟堂闻言似是一怔,半晌却如未曾听闻般又聊起这襄阳城中城高墙厚的事,陆谦闻言脸色便已暗暗沉了下去,一众不好的预感笼在心头。

  行不多时,却见又是一队快马疾驰而至,未曾看清面貌便有一人由马背之上一跃而下,一把拽住了陆谦缰绳。

  “子晋令得为兄好找啊!”说话之人正是周耿。

  陆谦却未动声色,连马背都未曾下去,只冷冷问道:“芸娘和婉婉何在。”

  一句话宛若一盆凉水,顿时浇得热情似火的周耿浑身透心凉。

  他看了看孟堂,孟堂却无奈摊手结巴道:“不、不是我说的。”

  周耿顿时脸涨得通红,垂首道:“子晋,为兄对你不住,自与你山头一别,不过三日你家芸娘便不知去向,周某不敢久留但也撒出人手驻地寻找,却再不见她人影。”

  他抬头看了眼铁青脸的陆谦赶忙道:“不过子晋放心,我早已撒出人手遍寻芸娘,一有消息为兄定会与你亲自去迎。”

  陆谦心头宛如被人用铁锤轰击之下相仿,面色顿时煞白,半晌才道:“婉婉呢?”

  谁知周耿这次答得倒是痛快:“护卫说你命丧贼手,为兄足足等了几月也不见你归来,只好尊了文爷的命将她送人做了歌姬。”

  他抬眼看了看陆谦,挤出一脸笑容道:“不过子晋放心,待会儿为兄便为子晋挑几个绝色佳人以充女婢,今后专门服侍你。”

  陆谦一把抓住周耿牵马的手腕,厉声道:“芸娘在哪走失、婉婉被你送了什么人?”

  周耿心中大感惊讶,心道一个不过是山野村妇、另个也只是人牲女奴,犯得上急眼吗?便道:“子晋稍安勿躁,为兄......”

  话还未说完,陆谦却早已大怒喝道:“废话少说,芸娘在哪丢的,婉婉在哪?”

  这也非是他有意迁怒周耿,而是自芸月之后,陆谦心中便早已再容不得自己亲人再受不白之事,何况如今一个生死未卜、一个步了风尘。”

  周耿毕竟阅历甚广、城府更是极深,闻言却毫无不悦之色,拍着胸膛道:“子晋放心,一个月内周某定会把芸娘活着交到子晋手上,至于婉婉那女子...虽会费些周折,但周某也绝不会耽搁!”

  言罢,反又善言善语道:“兄弟稍安,今天先随为兄到别院歇息,我已遣人禀告了家主大人,明日家主便会亲自接见你。”

  他又低声道:“这可是文府所有修士和护卫最大的荣耀,子晋断断不可失了良机。”

  陆谦此时却哪里还有心思听他耳语,本存兴奋之心如今却已丧失殆尽,彷若无魂般在襄阳城宽敞的主道上癫骑而行,周遭林立的各式阁楼对他而言便如坟堆相仿,神情自已跌至谷底。

  当年芸月为守候胞弟陆逊伤情、惨遭凌辱而亡,如今芸娘又生死不明,那茫茫千里草原豺狼横行,想想亦知识凶多吉少的去处,而那曾救过全队人性命的婉婉眼下更不知在谁的房中受尽磨难欺辱。

  正在如此落魂之时,周耿却一把拽住陆谦马缰止住前行,陆谦一怔之下稍有清醒,抬头看去却见街上之人早已尽皆闪至道路两侧,只一辆锦缎装点的华丽车马独独行了过来,前后更有三十几名士卒相拥护卫。

  周耿侧头低声在陆谦耳畔道:“宗主的二夫人蔡氏座驾,出了名的美人,子晋快些低头,万不可让他看见你。”

  陆谦听得云里雾里,蔡夫人便蔡夫人,美人便美人,却与自己有何干系,但见周耿此时却昂首挺胸一幅赳赳之态,怎的偏让自己低头?

  一念之间,头低的自然慢了些许。

  车驾缓缓而至,行过陆谦所在之处不愿却不知怎的停了下来,一名小婢款款走到周耿马前低语几句,周耿似受宠若惊般连忙滚落马下一路小跑的跪在车辕旁,但见珠帘微动,却也不知他与车内之人说些什么。

  不过片刻,车驾再行,只是周耿却躬着身直等那华丽车马不见了踪影,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陆谦,却终是未曾将刚刚言语透露分毫


  https://www.biqiugexsw.com/104_104441/4725769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