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大唐官 > 6.各奔东西程

6.各奔东西程


        建中元年六月来临,李适亲临的制科考试结束。正如郑絪当初所猜测的,这次考试题目果然是含元大朝会时的舞象有关——李适在大朝会结束后,宣布将外国进献的大象全部放归山野,故而今年的题目便是《放贡象赋》。

        郑絪没有了高岳的竞争,果然所向无敌,一番妙笔生花后拨得制科敕头。

        而刘德室也不负众望,和独孤良器双双考中。

        大器晚成的刘德室,主动请求前往高岳的“原州行在”,担当主簿。

        而独孤良器则出人意料地没有留在京城任职,他是有门荫的,再加上高中制科,可以在京城直升为七品,可他却主动要求外出为官,后得李泌的邀请,前去杭州担任司功参军。

        当然郑絪也不会走寻常路的,他同样没有选择留京,而是接受张延赏的礼聘,前去西川幕府里为掌书记。

        暂时只有卫次公不动,他还在准备书判拔萃考试。

        高岳也动身准备前去泾州,出发前才发觉:自己和刘德室往西走,郑絪去西南,独孤良器一路向东,天涯路迢各不相同。

        这样也不方便到临皋驿或灞桥驿分别,于是大家选择于城中的都亭驿设宴,痛饮番后各分东西,而卫次公、李桀等韬奋棚友,及翰林学士陆贽也都来送别。

        酒席上高岳刚准备问郑絪婚姻的事,没想到对方直接告诉自己,马上入川就要迎娶张延赏的小女儿碧笙。

        众人喝彩声里,高岳却沉默起来,“看来婶娘的一番苦心又要落空。至于张延赏......他大女儿玉箫许给韦皋,小女儿碧笙许给郑絪,韦皋和岳父关系恶劣,我则又和韦皋结成儿女亲家,与郑絪也算是朋友。我又是崔宁女婿,而岳父、李晟又都和张延赏交恶......关系貌似有些乱。”

        可还没等高岳理清,独孤良器则更是语出惊人,“马上去杭州,我会把团团销籍,携她一并赴任。”

        “你意思是把团团纳为别宅妇?”高岳差点一口酒喷出。

        可独孤良器的表情却很严肃:“鄙夫先以团团为部曲侍婢,然后经放她为良人,即收为妾室,不以别宅妇对待。”

        别宅妇类似现在的姘妇,她和男子间的契约关系很薄弱,男子兴至便会前往与别宅妇相会,也不会过分禁止她与其他男子往来,另外唐朝男子是不允许和别宅妇长期同居的;而妾室则不同,她们在家的地位仅次于正妻,身份也是良人,故而男子如想从妓或侍婢里择选妾室的话,必须将她先放为良人。妾室和男子间的关系,要比别宅妇牢固得多,别宅妇不会和男方家族住在一起,但妾室则会,另外若男子得罪流放的话,别宅妇、侍婢都不会遭牵连,但妾室则会和正妻一起同样伴随男子流放。

        所以云韶对芝蕙说,要把你从侍婢身份升格为妾,此后你也算是崧卿的贤内助之一。

        “那你妻子?”高岳不由得询问起来。

        “不用想这些事,鄙夫以前说过人生不过两个梦想,进士及第已达成,吏部博学鸿词虽未达成,但制科入等也算差强人意。良器身为外戚之家,只求保全富贵,兼得名声,以后将离京城,专择偏远幽美之地为闲散官,和团团扁舟泛湖,唱和一生,足矣!”独孤良器娓娓道来,看来他甘愿和王团团相伴一生。

        王团团多幸福啊!这年轻的高富帅的眼光口味,真的是很难说的。

        不过高岳明白,人各有志的道理。

        他、郑絪都是希望在政治上有番作为的,所以像崔宁、张延赏这样的岳父助力是不可少的。

        可独孤良器求什么呢?

        他可是薨去的独孤贵妃的幼弟啊!

        不过因良器的低调,高岳也是及第后才慢慢了解到的,良器也曾想入弘文、崇文二馆,可是门荫根本够不上格,被拒之门外,由此才发愤图强。现在既已功成名就,而韩王党又朝不保夕,深惧患祸的独孤良器便选择与王团团相伴,远离这是是非非,逍遥湖海去了。

        很快,高岳自己也道别了妻子、岳母,以赐绯服银鱼的身份,向着泾州进发了。

        人生新的篇章正等待着他去揭开。

        “芝蕙?阿霓为什么叫你跟着我啊?我有韦驮天跟随就够了。”等到临皋驿时,正在休息的高岳,忽然见到芝蕙汗水涟涟地抱着行李跟过来时,不由得纳罕起来。

        “啊?”刚刚摆下行李的芝蕙,瞧了眼外面正在喂马的黑漆漆昆仑奴,一瞬间对高岳的“我有韦驮天跟随就够了”这句话产生误解。

        高岳还待说什么,旁边和刘德室一道赴任的双文急忙走过来,打了下高岳胳膊,“上次你高三郎去泾州,云韶是跟着的,这次云韶在家待产,所以芝蕙才来的。”

        “这......”高岳也不傻,似乎明白双文言语里的隐含之意。

        双文则亲昵地摸摸芝蕙的秀发,又摸摸她的肩膀,问她多大了,得到回答是十五岁了,又问“是主母叫你过来的?”

        “嗯,主母说让我照顾三兄的生活起居。”芝蕙这次的声音很低很细。

        “那不就行了,有了主母的吩咐,这位高三郎还敢用鞭子赶你走呀?”

        这次高岳走的路程,与第一次去泾州不同,他这次直接走的武功路,前往了凤翔府,先去谒见朱泚。

        “逸崧啊,这么热的天气远道而来辛苦了。哎呀,原州行在的事,我都早已让城武把营田兵的伍籍给你备好,其中泾原兵三千、范阳兵一千,准备在你下车后送往灵台旧城的,结果你还专门跑来,万一中了暑气,我该如何向尊泰山交待,呵哈哈哈。”军府中堂上,朱泚一手捧着肥厚的肚子,一手轻抚高岳的后背,对他的到来十分热情。

        朱泚刚说完,韦皋就端着厚厚的营田伍籍转出,交到高岳手里。

        “逸崧不错啊,为官不过二三载,便权知一方,圣主赐绯了,看这身绯衣,果然衬托逸崧英伟不凡。”

        “某不过腾跃一两枝在前而已,城武切莫取笑,城武已得遂宁王这位伯乐,还担心赐绯的事?”

        两位儿女亲家趁机官场互吹下,目标直指中间的朱泚。

        朱泚愣下,接着指着二位年轻人直摇头,“哈哈,又拿老人家逗乐。城武放心,马上我凤翔府也要抽调兵卒,前往陇州营田,到时这个职务非你莫属,非你莫属哇!”


  https://www.biqiugexsw.com/23_23664/21070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