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敛财人生[综]. > 1371.烟火人间(5)三合一

1371.烟火人间(5)三合一


        烟火人间(5)

        房子选在一楼,  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现在选的这户,  原本就在原来房子基础上做了很好的扩建。一楼嘛,人家把阳台打开一个门的缺口,朝外延伸了两米多宽的距离,然后青砖石灰又加盖了起来,  上面用水泥板棚顶,跟正经的加盖了一间房子一样。这原本的阳台,  就成了一个套间。加盖的那一层是里间,  原本的阳台成了外间。这两层屋子跟客厅之间,  又都是一层层玻璃窗玻璃门,  采光性也还可以。多了这一点空间,可别小看了,  那用处大了去了。家里孩子多啊,再者,还有老人呢。这要是老人想过来住几天,  是不是还没房子?第二,  也是考虑到老人进出,如今因琦那边住的是四楼,老头老太太的上楼习惯了,也还行。但其实对于老人来说,  上楼是个负担。一楼就不一样了,  进了单元门只上三个台阶,  这台阶也好处理,  去定做一块铁板,  棚在台阶上,就成了一个斜面。要是想斜坡缓一些好上下,把铁板做长些也就是了。上面再铺上地毯,防滑的很。有个腿脚不好的时候,这地方可省了大劲了。有些瘫在家里的老人,因着住的高,儿女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就是想弄个轮椅吧,这轮椅也下不了楼。这个时候的楼房,都是五六层高的,有些单位住房实在紧张,也有七层的。但再高的真没有,也没有电梯上下,就是来回的爬楼。这样的楼房往后扒拉三四十年,在城市里依旧是常见的。

        再加上这原本就是那位下台的副局的房子,当时他怕是留给自己住的。其他六套都给亲戚住了,只这一套一直空着。里面装修的也好,地板砖铺着,墙面粉刷的雪白,卫生间里是马桶,墙面一水的瓷砖。那家伙在副厂长的位置呆了一年,这房子装修好,住好像也没住几天,就这么一直放着。

        住进来只要打扫打扫,瞧着就很干净了,虽然墙面不如刚粉刷出来的白,但这并不影响住。大卧室给了三个闺女住了,四爷去家具厂给定做了架子床,四个都是一模一样的。跟后世宿舍里那种一样,下面是书桌,上面是床铺,每个还都带个衣柜,上下的楼梯是抽屉的样式,能放一些零碎的东西。每个人的床上,都装了帘子,帘子是带着拉链的,尽量给她们一点私人的空间。

        而因果住在阳台的外间,也是架子床,这地方空间更小,上面住人,是把下面的空间整个的都节省了下来。

        人家加盖的那个称为阳台外间的那一间,给里面做了沙发床。老人不过来住,那就是阳台上的沙发,怎么用都行。老人要是过来住,沙发放下去就是床。

        至于晾衣服的地方,是不在家里的阳台上的。当时在阳台外面加盖的时候,人家就想到了,屋檐往下延伸了半米,绷着铁丝,从阳台里间的窗户伸出手去,衣服就挂出去了,晾晒在屋外,屋里还不潮湿。

        早几年厂里效益好的时候,家里都添了洗衣机。但那时候是没有双桶的。这两年有双桶了,偏经济条件都不好了,厂里很少有人买。但像是林雨枝人家家里,是市面上一出现,家里就用上的。

        这回自家也买了一台,卫生间放不下,放在厨房里了。

        卫生间呢,加了淋浴,如今市面上还很少见电热水器,如今都是用的燃气热水器。而天然气还都没有入户,至少如今自家小区是没有的。用的还都是天然气的罐装气。因着厂子里能洗澡,所以,厂里其他人家很少有安装这东西的。但四爷都给安上了。

        其实去澡堂子真没什么不方便,可主要是受不了那边的嫂子。

        孩子每回去,她都大声说:“又不要钱,也不来勤一些……”好像孩子们都很不爱讲卫生。还特意宣扬不要钱这件事。

        凡是碰上熟人了,就说照顾困难的小姑子云云。

        反正就是嘴不好,本该落人情的事,叫她的一张嘴说的什么也不剩了。几个孩子越发的不爱去了。

        那干脆就不去,在家里也一样洗。

        收拾这个也容易,来回一周的时间,就能搬进去住了。

        自家原本的房子,老赖搬过去住了,他那边的屋子也就不收拾了,顺便还能帮自家照看隔壁的院子。

        一搬过去,这少不了家里就要办一次宴席待客。

        好歹也算是乔迁嘛。

        亲戚都来,也没准备别的,就是火锅,两桌子。点着酒精炉子,一样的吃。

        准备好了地方,当然就得问因家老两口:“……要是上下楼吃力,就住过来。当时挑这边,就是为了二老方便的。”

        老人挺意外,但孩子有这句话就成。

        因果也说:“爷爷,住过来呗,咱们里外间的住着。”

        因家就因果这一个小子,老爷子爱的什么似的,想不想跟孙子住,做梦都想。

        但是不能啊!

        大儿子家的日子难过起来喽。因着自家小儿子处理出去一批布,厂里这个月倒是每人多发了几十块钱,但这顶啥用,孩子一开学,好些人家的给孩子的学费都凑不齐。横竖是子弟学校,只叫孩子先去,学费欠着,厂里什么时候给发工资了,什么时候把学费给补交了。自家那大儿媳妇,不想叫孩子受那个白眼,咬牙也给交了。

        可那钱里,有五十是自家老婆子偷偷塞给大儿媳妇叫添进去的。

        打从去年小儿子这边日子过起来了,那是每月给爹妈一百块钱,林家那边也一样。如今这一百块钱可顶用了,至少老两口子是够吃够喝的。过年之前,小儿媳妇把过年的衣裳鞋袜给送了两身来,又给了两百块钱,说是过年少不得给孩子们压岁钱,这个钱爸妈拿着。

        说实话,老两口那点退休工资,从去年年底,就给大儿子收着了。以前是要顾着小儿子,自家两口子那点钱,多少能补贴一点。如今小儿子不要人照看了,大儿子两口子都在厂里,都是职工,一个发不下来工资,两个都发不下来。寒假孩子补课的钱,还是大儿媳回娘家借来的。自家老两口那点退休工资不多,可对如今的老大两口子,却是一笔要紧的钱。

        总不能跟着小儿子过,那钱却补贴给大儿子家。

        这绝对不成。

        因大叔赶紧摇头:“我跟你妈正好锻炼了。这天天的爬楼,倒也不觉得吃力。就跟你哥过了,不来回的折腾了。”

        行吧,不住过来就不住过来。

        四爷又买了三台彩电。给两边的老人一边一台,给自家留了一台。

        以前家里用的是二手的黑白电视,多数时候是雪花,啥也看不清楚。就是因琦那边和林家也都是黑白的。如今彩电放客厅,黑白的放卧室,由着老人喜欢。

        人人都知道四爷赚钱了,如今也是抖起来了。

        发起来那个利索劲,好些人都没回过神来。

        别说人家了,就是自家这亲戚,好些都没看明白里面的门道。但聚在一块,多是说好听话的,人家这钱怎么着也是凭本事挣来的吧。

        但像是林家大嫂,就爱找个平衡,比如这么多人呢,人家就问孩子:“……如今转学了,到好学校更得好好学,要抓紧呢。”又问因何和因唯:“期末的时候考了多少名?”

        这个过年的时候已经问过一次了,如今又问。

        因何考了班里的十二名,没进前十。但对于一个之前一班六十二个学生,她老是在四十到四十五名徘徊的孩子来说,两个来月的时间,进步到十二名,其实是挺不错的成绩了。

        还有因唯,以前总在第十名和十五名之间徘徊,如今考到了班里第七名,这也不错。进步看起来不如因何大,但这名次越是朝前,想跨越那一步越是艰难。好歹在班里也是前十了吧。

        四爷和林雨桐都挺满意的,过年的时候还给一人奖励了一个随身听。

        但林大嫂人家又问孩子了,这边说了成绩,人家又说上了:“不是舅妈说你们,你们这成绩可不行。你爸你妈花了那么多钱给你们请家教,这成绩可有点对不住那钱的。你看你艳艳姐,这回考了班里第二名,回来还哭的什么似的,觉得没考好……”

        林艳正从锅里捞火腿吃,听了这话就皱眉:“妈,说什么呢。”吃人家还那么说人家,怎么那么讨厌呢。

        反正林大嫂也炫耀完姑娘了,又恭维因家大嫂:“还有你家丽君,这回也考的不错。”

        因大嫂就比较矜持:“好什么啊!还是那样。班级前三名来回的换,这次年级的排名倒是靠前了几名,进了年级前三十名了。”

        “我们家这个年级排名十八。”林大嫂赶紧说了这么一句,成功的把因家大嫂怼的不说话了。

        你家进了前三十了,我家进了前二十了,还是没我家娃学的好呗。

        林雨桐:“……”我家因唯在年级五十名之后六十名之前,因何挂了个年纪九十九名,这次勉强算是挤进了百名榜了。

        每次考试都排榜的,也是学生多,前一百名写在红纸上张贴到学校门口,家长都是厂里的职工,这进进出出的都能看见。

        她第一次觉得这么讨厌爱炫耀的学霸的家长!

        有什么啊,不就是学的好点吗?如今才初一而已,至于的吗?

        这边心里不是很愉快的腹诽着,那边还得看看自家两个被她舅妈说的恨不能把脸埋到碗里的孩子。

        再说下去,娃得哭了。

        等人走了,因唯先炸了:“我是花她家的钱了还是吃她家的饭了?”很不高兴!

        但这种人到什么时候都不缺的,她爸就说:“你听她们说什么,爸乐意给我闺女花钱,我闺女学的轻松不累人,她们得熬到晚上十二点前后,咱们晚上一过九点半就睡觉了。爸花钱不是怕你们跟不上,我闺女又不笨,还踏实好学,怎么就跟不上。咱就是能找个轻松的办法,老师帮着指点了,你们学起来就轻松。省的那点时间,咱们晚上早点睡,周末去学学画画音乐,体院那边还有游泳馆,等放暑假了你们四个都去学去。咱们全面均衡发展。得往长远的看,考试成绩就是个参考,咱们不拿成绩论英雄。”

        这话孩子就爱听,没哪个孩子喜欢被人问成绩的。

        因缘还搁在一边点头:“我奶说,晚上十点还得给我丽君姐煮一碗挂面呢,说是晚上十二点半才睡……”

        那时候她们早睡了。

        然后孩子们平衡了,可晚上的学习时间,却都自觉的延长一个小时,刷点课外题之后才睡。

        张老师是个比较负责人的老师,四十多了,儿子都上了大学了。但因为工资发不下来,所以四爷请了,人家就来了。过年的时候,四爷还专门给包了五百的红包给老师,把孩子的学习拜托给人家。

        老师一般是晚上的六点半到,这个点是刚吃完晚饭的点。然后辅导两个半小时,九点就走。之后孩子们洗漱,九点半按时上床。

        如今自己做一个小时的练习,十点半睡觉,这个点也还行。

        做爹妈的也就随了她们了。

        如今,这卤肉的生意也还做着,不过是卤肉的锅都放在院子那边去了。过年的时候,生意很是好了一段时间,或是在这边卤肉,或是买卤肉回去囤年货,反正是一天百十来块钱是有的。

        这过了年了,卤肉锅也没停。附近的人家都知道这家的卤肉好吃,有些还专门骑车过来卖。像是老赖家两口子帮着往饭馆推销,一天也几十斤肉呢。更有小摊贩来进货,带上几斤十几斤的,一天比一天的销量大。

        这食品公司都做起来了,这以后的卤制食品必然算是其中的一项了。

        如今也知道这边人家正经的做生意,自家的肉都卤不过来呢,人家也都不好意思拿着一斤半斤肉的叫人帮忙卤了。但这不包括李国丽。

        她似乎是吃到其中的利了,今儿更是带了三十多斤肉来。

        卤锅里哪里还放的下,边上有雇来的工人,人家说不行不能放了,她一个劲的说:“没事的!就放这么一点。”

        这可不是一点,肉多汤少是要糊锅的。这锅要是糊了,不光是一锅的肉要完蛋,这一锅老汤也要完蛋的。

        林雨桐不在,人家这些雇来的工人是要负责的。又有请来了厂里原来食堂的管理员,这位冯大姐矮胖的身材,又是做惯了小领导的。如今又发光发热了,那是一身的干劲。

        直接就怼:“这一锅汤,一千块钱也不卖,要是汤坏了,你得赔。这一锅肉原是多少斤,这都是有记录的,出锅后是多少斤,还得给记下。这锅肉坏了,你原样也得赔。要是耽搁了人家拿货,耽搁了人家的生意,有了损失,还得你赔。你自己看着办,还要坚持放,我也不拦着你。”

        把李国丽说的没法子:“这是我亲戚家的,卤点肉怎么了?就是小林,从来也没拦过。”

        “要是主家在,人家说句话,我也不拦。但现在我要是不拦,出了事我得负责。我家还真赔不起。”不管怎么说,冯大姐都摇头:“现在真不成。我也不哄你,凌晨三点到五点这会子空档,是不卤肉的。要不你放下,我走的时候给你放锅里,明儿早上你来取。”

        那怎么行呢?这不是耽搁事嘛。

        李国丽不愿意,看来看去的便说:“那你们这成十个卤锅呢,每个锅里给我匀出一碗汤来,这总行吧。”

        这个行!自家这些工人不拿肉回去,偶尔舀上一碗汤回去做个烩菜,倒是提味的很。

        一个锅里不多不少给舀了一碗,大半盆子的汤直接给端回去了。

        林雨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冯大姐跟她说了一声:“给了……怕闹起来不好看……”

        “没事。”林雨桐随意的摆摆手,心里却笑,觉得拿了老汤回去就能用来卤肉了?想的未免太简单。这料得天天往里添的。

        她原本想着,这位要是拿自家的卤汤当汤底,第一天没事,要是第二天还敢卤,那真得坏了一锅的肉。

        谁知道人家真敢卤,头天三十斤,第二天加了水,加了一包外面买的炖肉的料加进去,直接卤了五十斤肉。

        这李国丽不是她说的替这个卤替那个卤的,就是她自己。其实在外面做小生意不丢人的,但她是属于想挣钱,又拉不下脸的。最开始,是拿着那点卤肉,去夜市上。有那在外面搭个棚子,晚上卖个凉菜凉皮之类的摊子,男人们去了也舍不得花什么钱,一人一碗凉皮,一份凉拌素菜,就是下酒菜了。吃吃喝喝的,也挺惬意。

        她呢,晚上带上口罩,提着个篮子,往外卖卤肉,事先在家里切好了放在篮子里,再带上一个一次小婉或是小碟子。一小婉或是一小碟子卖个五毛或是八毛的,用碗或是碟子量好,然后倒小塑料袋里,在夜市上兜售。有那喝酒的,愿意吃口肉的,就买上一块八毛的,她从里面能赚一点。

        后来这不是做的越来越大,用肉量越来越多了嘛。林雨桐知道有鬼,但从来也不戳破。

        这回她被冯大姐拦了,带了汤回去卤出来的肉也挺好。人家还不愿意来了,在家就自己弄。结果添了料进去,这肉就发苦。

        这配出来的料是这样的,每一道都刚刚咬合住,任何一味料没掌握好,都发苦。

        可这五十斤肉呢,卤出来味儿不行难道还能扔了?

        多少天才能赚会这点本钱?

        李国丽觉得没事,反正都是卖给醉汉的,估摸着他们吃是吃不出来的。

        可好吃跟难吃人家的区别很明显好吗?那边一桌子醉汉,买了十块钱的肉,一大盘子呢。结果往嘴里一塞,明显就不好吃嘛。

        不能吃!这就拉着她不叫走:坏的拿来糊弄事,这哪里行呢?给我们退钱。

        按说人家吃出来了,要退钱,你给退了不就没事了吗?

        结果李国丽也横:“我这肉都是好的,就是那娘娘作坊出的,大家都知道,偏你们说不好吃,这都给你们装出去了,退回来我还怎么卖?不退!你问问去,我卖的肉是不是跟娘娘作坊一个味儿。”

        没错,自家这边的商标和品牌,四爷给注册了一个娘娘牌。

        两口子把这当逗乐的消遣,人家问是啥意思,自家也不知道咋解释。

        有人就打趣说:“这还不知道?肯定人家小林在家跟娘娘似的。”

        是说因瑱把林雨桐伺候的跟娘娘一样,因此才叫娘娘牌。

        有些人又说:“你那是胡说,不可能是那个意思。人家这娘娘牌,是说有了她们家的熟食以后,这主妇都省事了。不用烟熏火燎的,切盘就是一顿饭。个个主妇以后在家里都跟娘娘似的享福,是这么个意思。”

        这种说法听着比较靠谱。

        但因为牌子奇怪,反而更容易叫人口口相传。

        问是哪家的卤肉啊?

        那边说是娘娘家的。

        就这么着,很是有些口碑。

        李国丽如今打着娘娘家的招牌,人家那边不认账啊!

        这小摊位上也带了卤肉,只不过是比李国丽这边稍微贵一些。他是从作坊那边进货的,成本比李国丽高,这女人每次来,还卖的那么便宜,很影响他的生意。

        这会子见起了争执,他也怕自家的肉发苦,赶紧切了一小块尝了一口:不苦啊!肥而不腻,味儿香浓,百吃不厌。

        再去那桌上也拿了一块吃,后味儿隐隐发苦不说,肥肉是真肥,瘦肉是干柴。

        他‘呸’了一口,也说李国丽:“你别糟蹋人家的牌子,我这边也进人家的货呢。我切一点大家尝尝。这肯定不是那边的正宗货。”

        这些醉汉一尝,更觉得是被恶意骗了。拉着李国丽不叫她走,非叫退钱。

        她不退不说,反手还给了拉扯她的男人一巴掌:“再拉拉扯扯,老娘告你耍流氓。”

        这边一叫嚷,李国丽的丈夫就赶过来了。大晚上的,一个女人不敢来的,两口子是一个在暗处守着货,另一个挎着篮子卖,卖完了再去找男人拿货,也是个壮胆的意思。

        媳妇被人拉扯着,隐约的还听见说耍流氓,他以为是自家媳妇被人占便宜了。拿了秤肉的一杆秤就过去了,不到跟前就先抡称。那老式的称前面带着个铁钩子,称杆上坠着一个秤砣,是个大铁疙瘩。

        他本是一着急抡过去的,却不想那秤钩子直接给抡到人家眼睛上了,顿时血就下来了,这到底伤到什么程度还不知道。而拿秤砣也飞了出去,边上的行人躲了一下脚下一滑给摔了,那秤砣好死不死的砸在人家的鼻梁上,也是血呼啦的一片。

        伤到这程度,那是不能放他们走了。

        摊主当场就把人扣住了,然后喊人去派出所,这事不能善了。

        林雨桐和四爷被叫去调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那边据说是眼睛没伤到眼珠子是万幸,但是视力肯定会受一定的影响,这也算是致人伤残了。

        而另一个无辜的路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秤砣把鼻梁给砸断了。如今在医院呢。

        这责任是明摆着的,肯定是李国丽两口子得负全责的。

        但李国丽不认,认为要不是对方纠缠,就没这事。

        叫林雨桐和四爷去,就是李国丽坚持说,她那卤肉是娘娘家出的。

        那肯定这事不能认啊,“我们没卖过肉给她,账本在呢,随时可以查。”林雨桐便把她讨要卤汤的事说了:“那个拿走,卤肉一次可以,做个汤烩面烩菜都行,但想用第二道汤,肯定不成,这牵扯到我自家的秘方,我不能说。”

        这卤肉本身并不难,不过是炖肉之后,给肉汤上要飞一层糖浆。光是这个飞糖浆,要是掌握不好火候,汤和肉都会发苦。

        外面卖卤肉的多了,有些人看看在家里就能学的八九不离十。要真是踏实的拿称去计算量多量少,做出来的味道都不会太差。有些悟性高的,仿照自家这个味儿,模仿个八|九成都是能的。

        这又不是高科技。只看各人在某方面的能力而已。

        其实人家叫四爷和林雨桐去派出所之前,已经派人去作坊了,冯大姐那些人都说了,李国丽那肉就是她自己个炖的。

        如今叫自家过来就是过一道手续。

        了解了情况,人家派出所的人又去问李国丽,李国丽还嘴硬:“那是她们家的汤,自然是她们家的肉了。”

        不是人不要脸,主要是这个债务,他们家背负不起。那两个伤成那样的,医疗费是最基本的,他们得出的吧。可这钱算下来,没有三五万都不行。尤其是眼睛和鼻子上的手术。

        可如今,上哪里弄那么些钱去?

        那两个伤者,也都是有各自的单位的。人家单位肯定要想着先救人的。自家单位出面垫付了医药费,先做手术再说。至于这钱,谁的责任谁就得负责,一分钱都不能少。以后还得还!

        不行咱就上法院,叫法院判决。

        为这个事,因大姐跟她婆婆大吵了一架。

        她婆婆觉得四爷和林雨桐应下就没事了,可因大姐却觉得:“你闺女占我娘家的还没够了!这都小半年了,天天的靠这个赚钱,这会子了贪心不足要人家的老汤,这是要砸了人家的招牌人家的饭碗,她就是贪心太过,活该!天都看不过眼!”

        她那婆婆心疼女儿,上来就要打因大姐。到底叫大姐夫给拦住了:“妈,别吵吵了,还嫌不丢人吗?你出去听听,人家都是怎么讲究咱们家的。丢死人了都!您还说,说啥啊?我小舅子那边正经不错了,你当人家傻,看不出来国丽那一天几十斤的肉卤了是干啥去的,但人家看着春桃和我的面子连提都没提过一句,够可以了……”

        “你个王八犊子,就知道胳膊肘子往外拐。”老太太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那几年,你没少补贴你小舅子,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人不能没良心,你妹妹如今遭难了,他们倒是一推六二五……”老太太怒了:“滚!都给我滚!出去想办法去,要是不把国丽的事想办法解决了,你们两口子就别回来。”

        是逼着这两口子跟四爷和林雨桐借钱呢。

        但四爷和林雨桐这会子当真也没那么多钱,两人除了流动资金以外,以食品公司的名义,在郊区买了一片荒地。

        那地如今也才三百多块钱一亩,三万多块钱,买了一百亩地在那搁着呢。那地方偏的厉害,唯一的好处就是靠着国道,来往运输方便。

        如今两人手里连盖厂房的钱都没有。四爷正想办法说拿这地皮做抵押,去银行贷款盖厂房呢。

        若是从流动资金里,挤出一两千来应急,这个能拿出来,再多的真没有。

        这两口子真被撵出来了,俩孩子倒是在家。可因春桃也不能放心啊,她家闺女今年都十七了,高二了。小子也都初三了,眼看中考了,都正是要紧的时候。家里老太太这么吵吵嚷嚷的,孩子怎么学习?

        因大姐回来跟因大妈一说一哭,把因大妈给气的:“没这么欺负人的。”

        但再多的话,当着姑爷的面却不能说了。四爷过去带了两千块,也把自家的情况说了:“那天桐桐不在,就少叮嘱了一句,说那汤不能用第二遍。这不就出事了。现在多的也真拿不出来,这钱我只给大姐夫你,你怎么用,随你的意思。我这边,你不着急还的……”

        结果那边欠的债,这两千块钱砸进去又能起多大作用呢?

        李国槐有老婆孩子要养的,闯出祸的是妹夫,妹夫那边兄弟好几个呢,总能有办法的。他把钱攥在手里捏了又捏,偷着跟因大姐商量:“明年丽文就要考大学了,今年俊文要是考不上好高中咱们还得掏赞助费。工资发不下来,孩子上学咋办?上回我跟你提的事,你没答应,是不好意思张口从因瑱借。如今钱也送来了,不如先紧着咱们的事办……”

        因大姐咬牙应下了,不管婆婆怎么说怎么骂,她也咬牙忍着不言语。

        那边李国槐却跟另一个关系好的师傅,两人合伙出钱把厂里的一台旧的解放牌运输车给买下了。这玩意是二手的,但这车况两人都熟悉,往常也是他们搭伴跑长途的。如今这车跑不了长途,但是短途运货还是能的,不说别的,就只说去菜市场,每天往乡下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拉菜拉粮食,去的时候捎带城里的副食品。短途的话钱也不少赚,不过就是辛苦一点,菜一般都是晚上拉,赶在天亮之前拉到城里。两个人换班的跑,一趟下来三四十块钱是能赚到的。跑上三个月,除开家里的生活开销,就能把本还了。

        “以后国丽手里要是紧,你看着给。”李国槐一口下去就是半根烟,“能管的了她的时候我管……”但要是实在管不了的时候,那也是没办法。这跟当时接济因瑱还不一样。人家那是孩子多,媳妇身体不好,接济也是今儿八块,明儿十块的,一点一点的往下薅,不觉得疼。可这如今万万上说话,上哪弄去?

        把自家卖了也不够的!

        李国丽这事出了以后,有那心思活的人,总想偷学的的人,也都不敢打这个主意了。

        还有人说:“也不想想,人家敢去开厂子,必然是人家小林掌握了肯定叫人偷不走的手艺。那李家的闺女不走正道,光想着吃现成的,那哪里有好。看见人家卖钱,咋就不想着,人家那不定在家里试了多少回了,光是糟践的东西,怕是也不是小数。”

        人家这么说,林雨桐就说是:“琢磨老些年了。”

        看看!看看人家这悄声不语的,人家这心里却灵性的很。

        四爷如今缺资金,罐头厂那边人家也不跟四爷合作了,四爷那门道人家一看就明白,觉得自家也能操作,干啥要跟你合作?

        这本就是当初预料到的事,他也不失望。一门心思的想着贷款的事。

        可如今这大企业都从银行贷款发工资了,贷出去的钱根本就收不回来。银根紧缩,你这私人的小厂子,一块偏僻的地就想贷款出来,那真是痴人说梦呢。

        所以,两口子就发现,你折腾来折腾去的,手里能用的钱还是没有。

        行!那就先把地皮放着,钱再另外想办法就是了。

        这天四爷要出门,那边厂里的大喇叭喊呢:“因瑱——因瑱——职工因瑱——听到喇叭通知,请到厂办公室来一趟。”

        相同的话大喇叭广播了三遍。

        得!本来是换上好衣服出门的谈事的,这回去不成了。又得换上工服,往厂里的办公室去。

        这边四爷还没出门了,因大叔就来了。进门就说:“你又干什么呢?”

        四爷心说,我一天到晚都想着挣钱了,我干啥了我?

        他就安抚老爷子:“没事,我先去看看。”

        因大叔哪里放心:“老子跟你去!”

        大有啥也别想瞒着我的架势!


  https://www.biqiugexsw.com/71_71979/278202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