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 第五十章 暗潮汹涌

第五十章 暗潮汹涌


  “唉...今天的饭菜,怎么吃都没滋味......”

  距离化身已过两日,墨子柒多希望当初所见都是一场噩梦,可惜每当朝阳初升,那如星光般璀璨的眸子睁开,见到的却永远都是女儿家的模样,纵然那模样确实水灵,可终究不如自己的期盼,此刻便唉声叹气的趴在餐馆角落的桌上,百无聊赖的摆弄着乌木的筷子。

  而包子丞则战战兢兢的陪在一旁,环顾四周火辣辣的视线,连忙找了块破布罩在自己脑袋上。

  “师姐,咱们赶紧启程吧,这两天我总被人找麻烦,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启程?”墨子柒颇为无奈的瞟了眼师弟,随即单手支着脑袋又叹了口气。

  “咱们吃饭都要记在那个城守的账上,此行前往梅城足有三、四天的路程,难道咱们要饿死在路上吗?”

  “师姐,这些天不是有不少公子哥跟您说他们也去梅城吗?而且还邀请咱们一起去哩!”

  “唉...单纯的肉包子啊!你觉得他们是发善心吗?”

  “要是真的跟着走了,那咱们恐怕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是直接被宰掉,我就惨喽......”

  “他们敢!”包子丞双目忽然泛起红芒,惊得周围食客急忙撇过脑袋,再也不敢多瞧墨子柒一眼。

  而墨子柒见状却颇为兴奋的拍了拍师弟的肩膀。

  “你要是能一直保持这状态,咱们此刻便能够启程,看谁敢对咱们起非分之想!”

  “那...咱们不是没盘缠吗?”

  “怕什么,有你这本事,咱们晚上可以劫富济贫啊!济咱们的贫!”

  “那样的话,老骥可便要苦恼了!”墨子柒才琢磨着要截哪家大户,忽然便听见餐馆大门处传来沙哑且熟悉的声响,随即店小二连忙恭敬的上前迎接,却怎料来者摆了摆手,随后便朝着自己和包子丞的方向缓步走来,似乎此行前来的目的便是寻找自己。

  “哟!您怎么还没跟着罗晓雪前往景王府啊?”

  墨子柒见寒萧城的老城守前来,摆了摆手唤师弟让出一个位子,随后老将却拍了拍包子丞的肩膀,示意自己站着便好。

  “二位少侠客气了,老骥此次前来其实是郡主托付的。”

  说话便将两个拳头大小的锦囊抛在了桌上,听着两声“咚咚!”的闷响,墨子柒眼睛一亮,显然猜到了这里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二位少侠救过老骥及部下们,这一百两白银算是个心意,尽管数额不多,但足够二位前往梅城了。”

  “客气!城守大人太客气了!”

  墨子柒连忙将锦囊揣进怀中,引得老将眉梢突兀的挑了挑,心想你住这两天客栈怎知有多少采花大盗在窗外守点,这两天寒萧城吃喝玩乐,你又让老夫背了多少外债!

  一百两...尽管心疼,但是能送走这两个瘟神,绝对算是赚了!

  “诶?城守大人,麻烦再问一句,武红鸾现在去哪了?”

  “她呀,两天前便忽然不见踪影了。”老将颇为含糊的回答了一句,随即便站在桌旁左右扫视着墨子柒与包子丞,似乎是等着他们做什么决定一般。

  墨子柒见此时桌前气氛有些尴尬,立即便明白了老城守的意思,虽然对这极北之地的第三大城有些不舍,但收人钱财与人消灾这道理墨子柒理解,只得拍了拍包子丞的肩膀,不一会儿便收拾好了行囊,在老城守的注视下离开了餐馆,朝着寒萧城外面的方向走去。

  “师姐,咱们为啥要收拾行囊离开啊?”

  “当然是老城守轰走的了,难道你没发现他说话都有更深的含义吗?”

  “你是说,刚才他说话撒谎了?”

  “撒谎?不太一样吧......”见到包子丞憨厚的模样,墨子柒颇有含义的笑了笑,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盯着傻师弟便也回问道。

  “晴雪夫人撒谎是为了不破坏罗筱雪对她的印象;武红鸾撒谎是不想让罗筱雪铤而走险;白老撒谎是为了谋取龙甲神章;罗筱雪撒谎也是为了庇护武红鸾。”

  “那上次你撒谎...为的是什么呢?”

  听到墨子柒的话,包子丞的身子猛地打了个激灵,随后沉默了大概半柱香的功夫,见寒萧城的大门已经临近眼前,才侧隐隐的低声道。

  “当然是为了保护师姐。”

  墨子柒余光瞥见他目光中透露着猩红色的光,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心里清楚他这句话...应该是真的。

  ------------

  帝都某处、楼台水榭。

  数位公子盘膝围观一场棋局,期间虽有交头接耳,但声音颇低,若是不仔细去听,便很难听清楚他们究竟在谈论什么,不过看目光却都集中在棋局前那位白衣公子身上。

  “傅少果真不愧大夏帝国第一才子,我等甘拜下风!”

  待最后一枚棋子落下,对手公子抱拳认输,而围观的其他公子才敢出声恭喜这位白衣公子赢得棋局。

  而白衣公子却看不到一丝欣喜的模样,似乎这局棋他本来就该赢一般,伸手唤奴才过来,取来绢布仔细的擦了擦手掌,余光瞥见楼台外边站着一个小厮,才唤人将他叫了进来。

  “启禀公子,老爷唤属下前来通知您,那武晴雪的本命魂灯灭了!”

  “哦,早就料到她会死,没想到老头子亲自动手了。”白衣公子仍旧面色未变,随后招了招手,唤几个人抬着一口棺材走进了楼台之内,所经之处引得众多公子纷纷避让。

  “公子...这......”

  “你回去和老头子说,别派人去寒萧城查看情况,那里可能有人设了埋伏。”

  “另外,这顶棺材是祝景王喜迎郡主的贺礼,至于里面......”说话白衣公子伸手掀开了棺材盖,众人围过来仔细瞧着,却见里面是个胖得好似肉球的中年男人,被五花大绑的模样看上去滑稽不堪。

  “这个人是洪桐县的县令,路上曾经对郡主企图不轨,送过去郡主应该便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傅少,这人...是咱们自己人吧,给那景王送过去......”

  白衣公子闻言,显然知道他们想说什么,随后来到胖县令跟前,撤掉了他口中塞的碎布,只见这胖县令浑身抖如筛糠般的朝着白衣公子恳求道。

  “傅少爷,我的傅爷爷!您之前让我做的事情,我可是都照办了,这次您只要不取下官这条小命,下官绝对不会透露您半个字的啊!”

  “呵呵,要怪便怪你自己吧,谁让你色胆包天敢动那个丫头。”

  “另外,有些隐患不除掉,它便永远都是隐患!”

  话落,白衣公子伸手拉住胖县令的舌头,随后从腰间取出一柄匕首,眨眼便连根砍断,听见他惨叫便又将碎布塞入他的口中,随即朝着身旁早已心惊胆战的侍卫摆了摆手。

  “注意好了,别让他在路上死掉。”

  说话注意到自己身上衣服沾上了血,便勾了勾手指让侍女为自己更换衣裳,而身侧众多公子这才从刚才的场景中醒过神来,连忙追在背后恭维道。

  “傅少果然不愧大夏帝国第一才子,做事深谋远虑,难怪傅丞相与圣上如此器重您!”

  “傅少说得对!有些隐患不除掉,它便永远都是隐患!”

  “谁说的这句话?”白衣公子余光扫了眼拥簇自己的众多公子,随后众人让开,只留一个身着黄袍看起来病秧子似的公子,有些畏惧的举起了手掌。

  “原来是羽王府的世子啊,你觉得这句话对,那...你便帮我把这个隐患除掉吧。”

  “谢...谢傅少给这次机会!”病恹恹的世子看上去很激动,随即招手便唤身旁的侍女随自己走出了楼台水榭,引得周围公子一阵侧目,甚至还有人凑到白衣公子的身旁低声道。

  “羽王府不过是个三流王府,是圣上的远亲,近些年已经没落,傅少将这任务给他,不知合适吗?”

  “你的意思是说他废物?”白衣公子余光瞥了眼身旁人,随即却轻声笑了笑。

  “也好,我倒想看看救下郡主的人是何方神圣,要是连此等废物都解决不掉,那才算脏了我的手。”


  https://www.biqiugexsw.com/93_93682/4507133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sw.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sw.com